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石油化工 > 正文

我国现代煤化工的格局与方向—访石油与化学工业规划院院长顾宗勤

2019-05-05 22:19 来源:网络整理

  8月末,PX、PTA价格飞涨,引发?#25628;?#35270;等众多媒体的关注。这轮从7月中旬开始的上涨行情,创下了近4年来的新高。其背后的原因,既有国际油价上涨以及人民币贬值导致进口成本攀升等市场性因素,也同时?#20174;?#20986;了我国化工品长期依赖进口的结构性矛盾。资料显示,我国乙烯的自给率只有50%左右,PX的自给率仅有43%。囿于我国“贫油少气”的能源结构,我国化工产品刚性需求之大、对外?#26469;?#24230;之高,已经成为世界之最。

  “油不够,煤来凑?#20445;?#35201;解决化工品的自给问题,就必须开发煤炭的潜能,这是我国大力发展现代煤化工、实现煤炭综合利用的逻辑起点。为了全面认识我国煤化工产业的格局和未来发展方向,本刊对石油与化学工业规划院顾宗勤院长进行了专访,他认为,煤化工在我国拥有广阔的前景,但也存在一系列的制约因素和不确定性,认清脚下的方位,科学合理布局,才能实现产业发展的初衷。

  起步晚 成效大

  很多人对煤化工的印象,还停留在焦化、电石、合成氨等传统的层面。我国的煤炭加工利用有很长的历史,传统煤化工在增加产品供给、满足国内市场需求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但由于装置老化、?#38469;?#33853;后等原因,整体?#38469;?#21644;?#27688;?#27700;平偏?#20572;?#36164;源和能源消耗大,节能环保方面欠账很多。人们现在所提的现代煤化工的概念,是以煤炭为主要原料、以生产清洁能源和化工产品为主要目标的现代化煤炭加工转化产业。

  据顾宗勤介绍,现代煤化工起源于西方国家,但经过几代人的努力,我国通过?#38469;?#30740;发和工程?#23548;?#23454;现了煤化工领域的“弯道超车?#20445;?#22312;多项新型煤化工?#38469;?#39046;域取得了突破。如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直?#21491;?#21270;、煤间?#21491;?#21270;、煤气化(000968,股吧)、煤制烯烃、甲醇制烯烃、合成气制乙二醇、煤?#21697;?#28867;、煤制乙醇等,都整体达到了世界领先或先进水平。

  目前我国现代煤化工的产能规模已经相当可观:截至2017年底,我国已建成1个大型煤制油项目、1个煤直?#21491;?#21270;装置、6个煤间?#21491;?#21270;装置,总能力758万吨;建成10多个50~60万吨的煤制烯烃项目,总产能达到688万吨;10多套甲醇制烯烃项目,能力维持在679万吨,合计烯烃能力1267万吨;建成4套煤制天然气项目,总产能51.1亿立方米。

  产业发展有赖于?#27688;?#30340;自主化。顾宗勤表示,从?#27688;?#33258;主化率来看,我国自主?#38469;踝氨?#24471;到了广泛的应用,如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3000吨/日大型水煤浆气化炉和干粉煤气化炉,制氧量10万立方米/小时的大型空分设备,2000吨的大?#22270;?#27682;液化费托合成?#20174;?#22120;、大型?#39038;?#26426;组等重大设备和控制系统的自主化率,均达到了90%左右。

  从产品应用来看,我国一大批产业和?#27688;?#23454;现了稳定的商业化运营,可以生产出常规炼厂难以生产的油品。煤直?#21491;?#21270;生产出的超清洁汽柴油、军用油品、高密度航空煤油、火箭煤油特种油品,以及高附加值化学品,部分已经填补了国内空白,在国防领域应用潜力巨大。从已完成的战机试飞、火箭发动机试验和装甲车辆试运行等情况看,我国煤直?#21491;?#21270;油品的性能优良;煤间?#21491;?#21270;生产的低芳烃溶剂油、高熔点费托蜡、高等?#24230;?#28369;油基础油等高附加值化学品,也具有一定的市场竞争力。根据中国环境科学院完成的整车运行和台架试验,煤制清洁柴油与国V标准柴油相比,可使?#36130;信?#25918;的一氧化碳、细颗粒物、氮氧化物和碳氢化合物?#30452;?#38477;低24%、49%、12%和34%。

  新?#38382;?新问题

  从近期?#38382;?#26469;看,化工品价格的暴涨,主要是受到了两个因素的?#36139;?#19968;个是贸易战背景下的人民币贬值,一个是国际油价的波动。在顾宗勤看来,国际政治经济的不确定因素一定会影响煤化工的整体发展格局。美国作为超级大国,虽然它的油气自给率在逐步提升,但操纵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能力并未减弱,在科技创新、货币金融等方面仍拥有决定性?#25856;啤?#22312;贸易保护主义抬头、中美贸易战前途未卜的情况下,美国以能源价格为武器的可能?#28304;?#22823;增?#21360;?#25105;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和天然气进口国,并且可以预计,这种局面在整个“十三五”及其后的相当长时间内都将?#20013;?#22312;这种背景下,煤炭深加工领域形成的石油替代能力及?#38469;踝氨?#20648;备,将对我国的能源安全产生重要的战略意义。

  具体到国际油价对煤化工的传导机制体方面,顾宗勤指出,现代煤化工以生产石油替代产品为主,但与石油化工路线相比,煤化工生产流程长、工艺相对复?#21360;?#21333;位投资强度大,在油价较高、石油化工产品价位较高时,现代煤化工的经济?#25856;?#20250;比较突出,但反之,当石油价格下行的时候,现代煤化工项目的成?#23621;攀?#23601;会遇到极大挑战。

大邱里logo
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28加拿大28预测 上海时时网站制作 游戏《森林》手机版 彩虹计划网 广东时时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群英会顺一稳赚技巧 经典单机斗地主免费版 网上的旭彩是合法的吗 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万汇游戏客服 北京pk赛车基本走势图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双色球怎么赔法 pt电子哪个容易爆分 幸运彩票手机安卓版app